现在的位置: 首页ARM单片机介绍正文

ARM:充当Intel的“掘墓人”?

ARM在移动市场的统治力让Intel纵然对这个市场垂涎已久却屡次铩羽而归,即使杀个回马枪似乎也是降龙十八掌打到了棉花里,不仅没有抢到什么市场份额,反而连累自己股价节节败退。可是,我们再拿出一组数据来看,Intel的销售收入上一财年创纪录突破500亿,Intel在PC处理器的占有率接近85%这个最高点,Intel的先进工艺频频接单,未来前景反而看好。

  很多人都说,ARM正在扮演着Intel掘墓人的角色,一步步威胁着Intel的半导体统治地位,从表面上看或者从舆论导向的角度上,确实如此,ARM解密在移动市场的统治力让Intel纵然对这个市场垂涎已久却屡次铩羽而归,即使杀个回马枪似乎也是降龙十八掌打到了棉花里,不仅没有抢到什么市场份额,反而连累自己股价节节败退。可是,我们再拿出一组数据来看,Intel的销售收入上一财年创纪录突破500亿,Intel在PC处理器的占有率接近85%这个最高点,Intel的先进工艺频频接单,未来前景反而看好。

  我们好好分析一下ARM破解现有的市场Intel的表现,移动设备这部分Intel在06年底放弃,11年底才重新宣布回来,MCU这个市场最早是Intel统治过的,但是早就被放弃,GPU方面,ARM自己都不占便宜,而嵌入式处理器方面,ARM和Intel都比较关注,但都不是重点。至于服务器领域,ARM才刚刚宣布进入,Intel则一直处于最主要的挑战者位置对MIPS发起挑战。所以,表面上ARM带领着一众客户一起,在所谓处理器领域对Intel发起了强有力的挑战,但实质上却没有影响Intel最根本的CPU业务的一丝一毫,如果不是CPU业务发展放缓甚至停滞,Intel完全不会感觉到任何ARM带来的压迫感。唯一一个竞争的领域是移动处理器单片机解密,这个是ARM耕耘多年的90%以上份额的市场,Intel才是后来者。这么看,ARM有威胁到Intel吗?反而是Intel在挑战ARM的传统领域,而且还不是直接跟ARM竞争,而是跟ARM的客户竞争。再直接一点,Intel专注的是CPU,ARM关注的MPU和MCU,这完全不是一个领域的竞争,只不过Intel非常乐得借助ARM的强势来帮助自己摆脱PC处理器的垄断调查。

  如果我们再厚黑一点,可不可以认为ARM的存在其实是在帮助Intel,而在2006年Intel退出ARM的移动平台之际,根本没有想过收购ARM也是看到了这一点,别忘了,即使没有了手机处理器,Intel一直算是ARM最大的客户之一。

  你不信ARM这些年一直间接的帮了Intel?那么好,我想问的是,Intel最怕的是什么?对Intel威胁最大的又是谁?肯定不是那个早就成为傀儡的AMD,这个平衡Intel不会被垄断诉讼的企业除了在2003-2004年间曾经给人看到了一点超越Intel的希望之后,就再也没有机会成为Intel的对手了。

  可以说,Intel赖以生存的主要是两个优势,一是半导体工艺的绝对领先,一是X86架构的高性能,这两个优势是不容别人去挑战的,至于客观方面则是PC市场饱和之后的新战略方向。对Intel和X86架构而言,ARM最大的帮助就是加速了其他架构的快速衰落,从而让很多架构因为没有更多的使用者而逐渐凋零。存在的架构越少,对X86来说,自己优势领域的威胁就越小,看看早期百花齐放的诸多架构,现在已经基本都臣服于快速易用且廉价的ARM架构,这其中ARM固然是大赢家,Intel不仅没吃亏,还顺便减少了自己的很多威胁,看看昔日被称为经典艺术的MIPS架构,沦为被收购的命运,而其所在的诸多应用领域,特别是服务器,虽然ARM觊觎其市场,但MIPS的沉沦短期内更有利的反而是Intel。至于那些其他的DSP和MCU以及MPU,在ARM的诸多优势面前只有等待自己年华老去,淡出人们的视野。比起面对诸多的架构对手,面对一个ARM,而且是不生产任何产品的ARM,对Intel而言也许更有利于自己壮大。

  ARM对半导体的第二大贡献是缩近了数字IC厂商之间的技术积累差距,简化了开发并建立了统一的生态系统,以此为基础让数字芯片的开发周期与成本快速下降,只是在快速壮大市场规模的同时,因竞争加剧而造成利润降低,这就让一些传统半导体厂商逐渐放慢了发展速度,而新兴企业则快速成长。从这个意义上,除了一些fabless新贵之外,十几年前跟Intel相去不远的多家传统数字半导体厂商如今逐渐被Intel甩开得越来越远,换句话说,十年前也许第三到七名里任何两家的规模加起来就和Intel差不多了,现在即使算上三星,前十里任意三家的销售额都抵不上Intel一家。毕竟,grossmargin在50%以上的Intel利润率一直稳固,而竞争对手们的grossmargin因为ARM的风暴而降低到只有30%左右,这算不算对Intel的暗中助力呢?

  第三个方面,ARM间接的推动了Fabless+foundry模式的快速发展,而且,因为同质化的ARM核要求用户需要在各种其他层面上寻找差异化的设计办法,其中之一就是追求更先进的制程。可以说ARM在很大程度上帮助了Foundry这些年的光辉岁月,只是到了现在,能继续拼下去走到14nm这一代的Foundry已经剩不下几家了。记得有人说过,如果Intel希望垄断这个产业,半数半导体公司都得消亡,这里指的就是在工艺上Intel的领先性和统治力。恰恰是进入到22nm的3D工艺之后,Intel开始了大规模的代工招标,以现在的这种几家垄断的情形来看,用不了几年,代工就是巨头之间的战场,而割据的结果就是利润不会太低,甚至可能比Fabless更赚钱。这对一向工艺站在最前沿的Intel无疑是个好消息,而现在推动工艺继续前进的动力最大的一个部分,就是来自于基于ARM的移动处理器……是不是觉得很有趣?

  至于服务器这个市场,虽然短期内MIPS架构依然是主流,PowerArchitecture还会拥有市场,但是一个前途未卜的架构只可能慢慢被人遗弃,至于ARM,缺乏验证和实际设计的架构不会被广泛采用到这个并不追求时间和成本优先的领域,而与MIPS形似的ARM64位架构最可能的disignwin,还是会来自于MIPS和Power阵营。从这点上,ARM在自我成长的同时,算不算也帮了Intel的大忙?

  所以,就算ARM充当的是Intel的掘墓人的角色,也是先帮Intel干掉诸多对手之后,然后再来个一对一决斗的戏码,只是,真的到了那一步,Intel自身的底蕴和实力与单薄的ARM带着身后摇旗呐喊的一众客户相比,纵然ARM解密阵仗真的占优,决斗拼的就是那一颗子弹,而不是身后的旌旗和粉丝数。

在线咨询